上诉人宫家臣、薛桂梅与被上诉人梅亚莉财产权属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传时间:2012-08-17 来源:

上诉人周士青与上诉人陈趁心财产权属纠纷一案二审民事 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上诉人宫家臣、薛桂梅与被上诉人梅亚莉财产权属纠纷一案 二审民事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洛民终字第 895 号 民 事 判 决 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宫家臣。

上诉人(原审原告)薛桂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梅亚莉。

委托代理人张红艳,河南王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宫家臣、薛桂梅与被上诉人梅亚莉财产权属纠纷一案,不服涧西区人民法院 (2009) 涧民三初字第 562 号民事判决, 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受理后, 依法组成合议庭, 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宫家臣、薛桂梅,被上诉人梅亚莉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红艳到庭 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2 年 4 月 19 日,原告宫家臣、薛桂梅之子,被告梅亚莉之夫宫 贯君在日本不幸遭遇交通事故身亡。2002 年 5 月 22 日,原告宫家臣、薛桂梅在洛阳市公 证处办理公证书,委托被告梅亚莉代为处理被害人宫贯君发生交通事故所涉及的相关问题。

2006 年 3 月 16 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5)洛民一终字第 1441 号民事判决, 解除宫家臣、薛桂梅与梅亚莉之间委托合同。2002 年 5 月 20 日原告宫家臣由被告的母亲 转交给的 EMS 快件中得知,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保险金 100 万日元之事,即对该保 险金的支付情况进行了调查。在调查中,原告获得 2008 年 9 月 29 日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 式会社为原告出具的“伤害保险金支付证明”一份。2009 年 3 月 17 日经洛阳市中级人民 法院技术处将该证明委托翻译为“保险金支付证明,2008 年 9 月 29 日,申请人地址中国 河南洛阳市涧西区武汉路 2-2-4-36 姓名宫家臣(被保险人宫贯君之父)薛桂梅(被保险人 宫贯君之母) 。有关下面合同中,死亡保险金 500 万日元已于 2002 年 5 月 20 日支付给合 同人、申请领取人的太成建工有限公司事宜,请您给予证明。附记( 1 )保险单号码:

4514862988。

(2)受理号:0238002125。

(3)合同人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已在伤害保险金 申请书上签名画押。

(4)在被保险人及受益人栏里有梅亚莉(宫贯君的配偶人)签名。

(5) 伤害保险金申领书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特证明以上属实。2008 年 10 月 3 日”。同时, 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提供了一份《伤害保险金申领书兼医疗咨询同意书》 ,在该书中 载明“受伤者、被保险者或收益者一栏内,住址同申领者,中国洛阳市涧西区吉林路洛阳轴 承研究所家属区 1 号楼 4 门 404 号,注音,女,37 岁,出生,1964 年 10 月 16 日,姓名 同领者,梅亚莉(章) ,和被保人的关系配偶,联络处,0379-4882083,了解了下面合同 内容 (包含受灾赔偿规定及内容) 也就知道了保险金支付额等”该书中对其中保险金支付指 示的内容以为了保密内容均涂去, 被告梅亚莉的名字系本人签署, 为此, 被告梅亚莉于 2008 年年底向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去信询问,内容为:“1、同一受理号和番号前两次单 据(100 万日元)与第三次单据(500 万日元)的赔付金额为何不同?2、保险金为何支付 给太成建工有限公司?3、我是否应该得到赔偿?契约者太成建工有限公司与贵公司签订团 体伤害保险合同具体条款。4、贵公司办理该保险金赔付的所有原始单据及手续。

”2009 年 3 月 23 日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东日本伤害服务中心的负责人迁繁树给梅亚莉回信, 载明:“1、以前敝公司邮寄的《保险金支付通知》上所写的金额 100 万日元是错误的,正 确的金额是 500 万日元。2、保险契约者太成建工有限公司所加入的团体伤害保险是工作人 员在工作中受到伤害事故时的赔偿保险。

发生事故的情况下, 敝公司按照合同内容向契约者 (企业) 支付保险金之后, 事情完结。

也就是说, 本案的保险金领受权是太成建工有限公司。

除了特别情况,敝公司不直接向遗属支付保险金。关于本案,敝公司已经将保险金直接支付 给了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向遗属支付保险金是没有事实根据。另外,保险契约者按照企业制 定的灾害赔偿规定,将敝公司所支付的赔偿金作为资金,向工作人员(遗属)进行赔偿。企 业领受保险金之后,是否向工作人员(遗属)支付赔偿金,敝公司无从知道。因为敝公司对 契约者有保守机密的义务, 所有保险契约书的副本不能提供给您, 请您谅解。

” 原告宫家臣、 薛桂梅 2 次到日本调查取证,花差旅费等共计人民币 37100 元。

原审法院认为, 原告宫家臣、 薛桂梅所诉的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支付 500 万日 元死亡赔偿金之事,自原告提交的“伤害保险金支付证明”中,可以看出被告梅亚莉仅证明 签署了姓名,并未收取该款,该款是支付给了合同人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在被告梅亚莉与富 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的信函中, 也可以看出该保险金 500 万日元已支付合同相对人 (宫 贯君所在公司)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原告宫家臣、薛桂梅以“伤害保险金支付证明”为证, 请求被告梅亚莉支付 250 万日元及利息,因该证据不能直接证明被告梅亚莉领取了该款, 故原告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因原告宫家臣、薛桂梅所诉的主要请求不能得到本院的支 持,故原告请求的差旅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 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宫家臣、薛桂梅的诉讼请求。本案诉 讼费 11750 元,由原告宫家臣、薛桂梅承担。

宣判后,宫家臣、薛桂梅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根据宫家臣、薛桂梅的委托, 梅亚莉作为代理人全权处理赔偿事宜, 梅亚莉应当清楚在 《伤害保险金申领书兼医疗咨询同 意书》 上受益者一栏中签字的法律后果。

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给梅亚莉信函中记载的 内容,充分证明了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支付 500 万日元赔偿金的受益者是被保险者 宫贯君的遗属,被保险者宫贯君所在的公司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对 500 万日元不享有任何权 利。宫家臣、薛桂梅提供的现有证据能够证明梅亚莉签字领取了 500 万日元的赔偿金。2、 梅亚莉在处理赔偿事宜时,其怠于行使代理权,致使宫家臣、薛桂梅到日本调查取证花费差 旅费共计 37100 元。梅亚莉的目的就是拿到死亡赔偿金,其不查明宫贯君死亡事故的原因 及责任,放弃对肇事司机追究刑事责任,给宫家臣、薛桂梅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应当赔 偿宫家臣、薛桂梅精神损害抚慰金 4 万元。综上,请求 1、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赔偿 的 500 万日元中梅亚莉应当支付给宫家臣、薛桂梅 250 万日元及利息;2、梅亚莉支付宫 家臣、薛桂梅调查取证差旅费 37100 元;3、梅亚莉支付宫家臣、薛桂梅精神损害抚慰金 4 万元;4、本案诉讼费由梅亚莉承担。

梅亚莉答辩称,1、2002 年 5 月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邮寄给梅亚莉一封快件, 内容为 100 万日元的保险金支付通知, 支付对象为太成建工有限公司。

当时梅亚莉在日本, 宫家臣取得保险金支付通知后一直没有交给梅亚莉,2005 年宫家臣、薛桂梅起诉梅亚莉时 梅亚莉才见到。2006 年 8 月宫家臣、薛桂梅再次对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保险金支付 证明进行了公证、认证,其公证、认证的内容仍是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将 100 万日 元支付给了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宫家臣、薛桂梅在 2006 年起诉梅亚莉时仍主张为 100 万 日元,上诉洛阳中院时宫家臣、薛桂梅突然出具了一份 2008 年 10 月公证、认证的富士火 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的保险支付证明,支付金额由原来的 100 万日元变成了 500 万日元, 保险金仍然支付给了太成建工有限公司。

为了查清案件事实, 梅亚莉多方与富士火灾海上保 险株式会社联系。2009 年最终得到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的答复,以前富士火灾海上 保险株式会社邮寄的保险金支付通知上所写的金额 100 万日元是错误的, 正确的金额是 500 万日元, 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已将保险金直接支付给了太成建工有限公司, 向遗属支 付保险金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宫家臣、薛桂梅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梅亚莉领取了 500 万日 元的赔偿金,宫家臣、薛桂梅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将 500 万日元的赔偿 金支付给了梅亚莉。宫家臣、薛桂梅诉称梅亚莉签字领取赔偿金的事实不能成立。2、宫家 臣、 薛桂梅所称花费的差旅费是因为梅亚莉怠于行使代理权, 放弃对肇事司机追究刑事责任 造成的。事实上司机因该肇事行为已构成犯罪,2004 年,日本检察机关对肇事司机提起公 诉, 并对其进行了刑事判决, 并非是宫家臣、 薛桂梅调查取证才使日本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

梅亚莉不存在过错, 也不存在侵权, 宫家臣、 薛桂梅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依据。

综上, 宫家臣、薛桂梅起诉梅亚莉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请求二审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事实与原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宫家臣、薛桂梅向梅亚莉主张 250 万日元以及利息的问题,宫家臣、 薛桂梅提交的证据富士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的《伤害保险金申领书兼医疗咨询同意书》 , 上面显示梅亚莉在被保险者或受益者一栏处有签名, 但 《伤害保险金申领书兼医疗咨询同意 书》上显示的申领者为太成建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成尾成范。2009 年 3 月 23 日,富士火 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东日本伤害服务中心的迁繁树, 在给梅亚莉回复的信函中也说明了富士 火灾海上保险株式会社已将保险金 500 万日元直接支付给了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宫家臣、 薛桂梅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梅亚莉领取了 500 万日元的赔偿金,其仅以梅亚莉在《伤害保险 金申领书兼医疗咨询同意书》 上的签名, 请求梅亚莉支付 250 万日元以及利息的证据不足, 因宫家臣、薛桂梅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太成建工有限公司将 500 万日元的赔偿金支付 给了梅亚莉,故原审对宫家臣、薛桂梅要求梅亚莉支付 250 万日元以及利息的请求不予支 持并无不妥。关于宫家臣、薛桂梅上诉主张差旅费 37100 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 4 万元的 问题,因宫家臣、薛桂梅提出的上诉请求缺乏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 6120 元,由宫家臣、薛桂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乔书贵 审 判 员 吴健莉 代审判员 黄义顺 二 O 一?年七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杨 萱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洛民终字第89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宫家臣. 上诉人(原审原告)薛桂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梅亚莉. 委托代理人 {张0X} ,河南王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宫家臣、薛桂梅与被上诉人梅亚莉财产权属纠纷一案,...

上诉人刘文正因财产权属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驻民一...

提交日期: 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新中民四终字298号 上诉人... 上诉人李建红因与被上诉人刘亮亮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新乡市凤泉区人民...

  • 本文标题:上诉人宫家臣、薛桂梅与被上诉人梅亚莉财产权属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本文地址:http://www.d3skg.com/content/C2sFfgbHiwNMB3IP.html
  •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