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泡学达人 pua聊天思维导图

国内 点击: 手机版


楔子

睁开眼,天光大亮,记不清是在哪里,反正快捷酒店,每家都一样。我回头看看身边的女人,吓得瞬间灵魂出窍,以为自己酒后乱性,把酒店保洁阿姨给睡了。

我赶紧揉揉眼睛,哦,原来她卸了妆。

那女人睡得一脸疲惫惺忪,昨天她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网红脸,双眼皮不知道在哪里砍的,下手重了点儿,看上去和我的手指一样宽。

鼻子、下巴和胸部都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韩式半永久,昨晚最尽兴的时刻我都没敢碰这些个玩意儿,主要是害怕她碰瓷儿。

现在呢,她洗尽铅华,年老色衰,我感觉自己才是吃亏的那个。

昨晚我们在酒吧相遇,她锦衣夜行,化着很厚的妆,一袭凹凸毕现的长裙,一进门就径直坐在一个高脚凳上,轻车熟路地叫了一杯玛格丽特,显然是常客了。

我走到她面前,“嗨,丫头,这可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咯。”

八十岁以下的女人,都会对喊她“丫头”的男人心生好感。而且,天地良心,她们还真以为自己还能被叫做“丫头”。

“是吗?我没见过你啊。”她侧目。

“第一次,你也是坐在这儿,我在那边的角落里注视着你,一整个晚上。”我随手指着她身后的一个地方,她一惊,“那另外一次呢?”

“另一次,是在……春梦里。”

她莞尔,“真老套。”可,还是被我撩到了。

于是当晚,我们做了一些成年人该做的事。

早上我们没有相拥而眠,远远地各自睡在大床的两边,嘴巴会撒谎,可是身体却很诚实。

我睡过很多……很多很多的女人,无论怀抱着哪个女人入睡,醒来的时候,我怀里抱着的永远都是被子。不知这算不算恋物癖的一种,因为被子,永远不会背叛我。

我蹑手蹑脚地起床,穿好衣服。顺手,在她的钱包里拿了一千块。我不是小偷,可是整容和化妆隐瞒了她真实的年龄,这让我的情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这一千块权作补偿吧。我给她一个飞吻,然后提着鞋子离开。

1

我叫陆川,是一名泡学(PUA)导师。说白了,就是教人如何撩妹的。

我并不是天生的把妹达人,往前推五年,那时候我比王宝强还清纯,比袁立还公益。我有一个女朋友,她叫萧寒,我爱了她整整一个青春,我把所有的爱、金钱、时间、忠贞都给了她。

我从没想过如果有一天我结婚,新娘不是萧寒。

大学毕业的时候,她说自己不想等太久,我为她放弃了保研;工作的时候,她说不想异地,我为她放弃了大公司的Offer;她说想要买大一点的房子,我省吃俭用,加班累到快要过劳死,为她放弃了所有的假期……

萧寒是我最大的梦想,所以,我为她放弃了所有其他的梦想。

她同样为我放弃过很多,她为我放弃了外派出国的机会,为我放弃了不计其数的追求,为我放弃了回老家厦门的初衷……

直到最后……她放弃了我。

萧寒选择了一个年龄可以做我们父亲的人结婚,那人风度翩翩,事业有成,是她的顶头上司。是她主动,以小三的身份进入那个男人的婚姻。

在每一个我苦逼加班的深夜里,她在我的身后,默默和她的老板挥汗如雨,精耕细作,在我的头顶培育出一片繁茂辽阔的草原。

然后,萧寒怀孕了。

成功上位的那天,她告诉我,她爱上了别人。虽然她的真爱身家千万,可是那些在她的眼里都轻如鸿毛,她爱上的是对方沉甸甸的灵魂。

呵呵,有钱的人,连灵魂都沉甸甸的呢!

我明明应该恨她的,可是为什么却哭成了一条狗?

萧寒离开我的那天,顺便带走了我的灵魂,我成了一个轻飘飘的、没有灵魂的人。

我的灵魂不是一天天、一点点慢慢被掏空的,而是在萧寒离开的那一瞬间,它便和我的整个青春一起灰飞烟灭,荡然无存,死得干干净净。灵魂彻底死去之后,在爱情面前,我成了一个无往不胜的人。

男女之间哪有什么真爱,不过是见招拆招,升级打怪的小游戏。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泡学。

2

泡学的全称是Pick-UpArtist(PUA),那时候泡学还不像现在一样是烂大街,它由纽约的一名叫尼尔的记者提出。

尼尔本人曾是一个拘谨的宅男,通过向骨灰级情场高手“谜男”学习包装、沟通、暗示、引诱等一系列技巧,最终成了一位把妹达人。

后来这套理论经过网络和论坛传至国内,为很多理工死宅敞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开启了春意盎然的交友之路。不过,如果你像我一样单纯地想要报复社会,也能成就一段段春光无限、美不胜收的呲妞之旅。

都说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其实女人也一样,而且女人更甚。

男人只是看外貌,女人则看物质和外貌。

于是,首先,我用全部积蓄购置了一辆二手的中端雷克萨斯。它大牌却又很小众,大部分女人连它的型号也分不清,于是她们会臆测它价值不菲,而我低调不跟随的小布尔乔亚魅力也因此欲盖弥彰。

雷克萨斯轻奢的内饰和宽敞的驾乘体验既保证给女人豪车的既视感,还为星空大海的浪漫时刻里应运而生的车震做好充足的空间准备。

型男这种人设,“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大家都在意身材,其实穿搭更重要,人字拖和直男户外全都扔进垃圾桶,从此转战淘宝高仿和各大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手表、鞋子和钱包简直就是男人的第二张脸。

我办了一张健身卡,从此永远告别加班,剩余时间一半用来撸铁。半年以后,一米八五的我穿任何一件衬衫,扯开两粒扣子都能看见胸肌若隐若现。有分寸、知进退的男人,是夜店技术流的妞儿们的最爱。

还有一半时间,用来旅行、摄影,体验潜水、马术、直升机、滑翔伞、打高尔夫球和做西餐。

当然,作为一个起早贪黑的程序员,以上所有这些,我都只去过一次,而且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拍照。然后把照片囤积起来,不定期发布到朋友圈和社交网站。

照片里很少出现我的脸,大部分是空镜头,失焦的黑白莱卡,伊豆岛游轮上空一只孤独的海鸟,或者尼泊尔空旷的公路上仰视视角拍摄的路牌、电线杆。涉世未深的小清新软妹就吃这套。

“此刻谁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里尔克的小诗,村上的短句,我把看《乡村爱情》的时间全都用来背诵这些生僻冷门、不接地气儿的破玩意儿。

和那些不说人话所以嫁不出去的文艺女青年聊天的时候,你来我往地接个上下句,再随口报出出处,她们立马就会把你引为同道,满眼都是他乡遇故知的惊喜,一般当晚就能过渡到洞房花烛夜。

——

爱情这个东西很有趣,两个人,如果一个人用心,而另一个人用脑子,那么前者得到了心动的快感,而后者将会得到除此之外的一切好处——自信、一个获得许多妞儿,还有她们的心以及钱,看上去似乎后者才是最大的赢家,可是呢……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我已经不会爱了。

经历了太多女人,我了解她们,比自己更甚,所以很容易让她们爱上我。我很轻易就能知道对面的女人在想些什么,需要我做出怎样的回应,脸上该呈现什么样的神情。

爱情在我的眼里成了一种程序,可以不掺杂任何感情,我深情地凝视,惊喜地赞美,霸道而有力地拥抱,笃定而专注地倾听,全都不必发自内心。

做戏就要做全套,我像一个态度严谨的科学家,精确地掌握着每一克爱情的火候和计量。我爱的是科学本身,而那些女人,只是实验品。

几年以后,我已经轻松拿下“百人斩”,从女人身上赚了许多钱,更是经历了不少惊心动魄的爱情,甚至还有一个小文员为我自杀了。

由于在论坛发了很多技术帖,被许多宅男当做人生导师。于是我干脆辞掉了工作,开起了泡学培训班。

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男人组建了一个微信交流群,现在还在不断地扩张壮大。他们大都来自我组织的泡学特训班,是我的学员。

他们中有的像我一样被女人伤害过,从此不再相信真爱;还有的缺乏恋爱经验,想多一些技巧好好恋爱;更有一些已婚人士是为了提高婚外猎艳的成功率。总之,都是些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

我们偶尔会组织线下活动,分享和交流泡妞的心得体会,教学相长,不断精进。

大家经常在群里发一些教学成果的图片,比如和女性的亲密合影,约会时偷拍的女性私房照,女生痛不欲生拼命挽留他们的信息和电话录音,女生送给他们的昂贵的礼物和钱等等,可谓一技在手,财色兼收。

常常看到一些很清纯、很年轻的姑娘出现在照片中,我相信她们并不是天生的坏女孩,因为我不止一次遇到过这样的女孩子,她们其中很多甚至是第一次恋爱。被伤害后,从此破罐子破摔,自甘堕落的也不在少数。

之所以被骗,只是因为,她们单纯善良,被父母保护得太好,根本无法识别对方是好人还是渣男,在我们千锤百炼的各种套路中,很轻易就交出了自己。

不过,谁不是被骗过几次才慢慢长大的呢?那些付出的爱与痴心,都是经历,痛定思痛,才学会珍惜自己。

3

遇见唐糖的那天,我以为自己偶遇了一个神迹。

那是一个初秋的黄昏,我坐在时光机咖啡馆里不起眼的一隅。我常来这里,是我的约会据点。

此刻,我翻看着一本外文杂志,神情专注,面前是一杯冒着袅袅香气的摩卡。咖啡的旁边,车钥匙被随意地丢在方桌的一角,我不经意地抬手看看腕表,今天的任务结束了,我要慢慢享受片刻的好时光。

今天下午,我在这里已经以相亲的名义约会了三个社交网站上认识的女人。

三个女人,三种风格,一个女人味十足的秘书,一个知性优雅的大学教师,还有一个涉世未深的小职员,都是初次见面,每人约会一个小时左右。

我扮演一位外企的高管,运用那些早已熟稔于心的微笑和话术,让三个女人都对我产生了好感。

可是我对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一丁点儿兴趣,像我这种每天泡在糖罐子里的人,虽然嗜甜,可吃多了还觉得腻歪。

之所以安排这样密集的会晤,是为了下个月的泡学培训营储备视频资料,教给新学员如何开展第一次聊天。她们并没有发现,在两米开外的一张桌子上,有一个隐形摄像机。

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的我心不在焉,因为我的余光被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儿吸引了。她的气质很独特,无法形容,区别于咖啡馆里的任何一个人。

她是个大学生,戴着一副圆圆的大眼镜,镜框很大,把她初生小羊一般的面孔遮住了大半。

她乌黑明亮的眼睛也圆圆的,很深很深,里面似乎有星辰大海,轻盈而小巧的嘴巴紧紧地抿着,一副专心致志的模样,盯着眼前的课本做着笔记,像极了《IQ博士》里的阿拉蕾。

我的心被隐隐击中,她让我想起了萧寒,思绪一瞬间回到了大学时代。

大一开学的那天,萧寒就戴着这样一副大大的眼镜,两个圆圆的镜框并没有遮住她眼睛里的神采,反而让人们把视线都聚焦在她的眼睛上。

她有一双那么明亮而灵动的眼睛,她只是不经意瞥你一眼,便让你觉得,那汪水里,有深情。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掉进那片海域,自溺,谁他妈也别来救我。

从此,我开始莫名其妙地……欺负她。

我偷偷接近她,每天发一条笑话匿名短信给她。

篮球比赛的时候,只要萧寒到场,我的走位就骚得不行,跑得像条脱缰的野狗,恨不得安上一条尾巴来表达内心的澎湃,好让她的目光看到我,只看到我。

自习室里我坐在她的斜后方,画一些幼稚的漫画,团成一团儿砸向她,然后把脑袋埋进书里偷偷看她,她生气地捡起纸团儿,然后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小心翼翼地把纸团铺平,夹进书里。

在所有的男生都会展示自己的男性魅力,向女生大献殷勤的年纪,我幼稚得像个青春期的初中生,可是,萧寒喜欢。

有一天,我和一个女同学开玩笑,顺手揪住了她的马尾辫。萧寒看了我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在我们面前经过。

晚上,我收到了第一条来自萧寒的短信,上面写着,“以后,你不能欺负别人。”

原来她知道我的手机号!正在我激动万分不知如何回复的时候,她发来了第二条。

“只能欺负我。”

“这辈子,我只欺负你一个人。”我郑重其事地向她承诺。

在一起以后,我们陪伴彼此成长,我一点点看着她从一个小女孩儿蜕变成了倾倒众生的女神。

她看着我从一个莽撞的愣头青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我拼命对她好,只要她要,只要我有。我从没欺负过她,我把她放在眼里最远最远的所在,藏在心底最深最深的地方,可是最后呢?

——她怎么忍心这样欺负我?!

我的心又一阵隐隐作痛,是有多久没为谁心痛过了,我这种人,还配有心吗?

鬼使神差的,我撕下外文杂志上的一页,在大片留白的地方画了一张眼前那女孩侧颜的速写,猛一看,就像初见时的萧寒。

我叫来服务生,低语两句,然后递给他两张百元钞票。

不一会儿,他端着拿铁和一份蓝莓乳酪芝士走向那女孩儿,托盘上,还放着我的画。

“有位先生要我给您的。”然后,不等女孩问话,就笑着走开。

女孩慌张地四处张望,我低头看杂志,只用余光偷偷观察她,就像坐上时光机,回到多年前那个莽撞的少年。几分钟以后,女孩拿着那张漫画站在了我面前。

“这张纸,似乎来自这本杂志哦。我猜,你画的?”她微笑着,声音清甜,有酒酿圆子的香滑软糯。

“这画上的女孩好像阿拉蕾哦。我猜,画的是你?”我仔细看着那张速写,煞有介事地分析道,然后我们会心地相视一笑。

“大叔,你很危险哦,我看到今天下午你约会了三个小姐姐。”她歪着脑袋,大眼睛里有俏皮的狡黠,让我想摸摸她的头发。

“今天真是糟透了,一下午被三个姑娘轮流抛弃。”我作沉吟状,故意逗她,“我被家里催婚,所以来相亲。可是她们嫌我赚钱少,全都没看上我。”

“啊,真的呀?对不起,我……你别难过,是她们没眼光。其实……你挺帅的……”她脸一红,尴尬地望着我,眼睛里全是歉意。这么好骗,真是个单纯的小傻瓜。

“谢谢你的安慰,现在我感觉好点儿了,你能陪我聊会儿天吗?”

她考虑了一小会儿,乖乖地坐在我面前,郑重其事地深吸一口气,“现在我们开始聊天吧!”

那神情,真的可爱爆了,我噗嗤一声乐了起来,决定追求她。

4

我想追求一个女人,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不过是技巧而已,我的技巧能让每个女人心动,却无法让自己动情。

可是,唐糖是一个例外。

她是个小护士,单纯,却聪明。她单纯得对人毫无戒备,真诚坦率,却没有由单纯而来的任性与无理取闹。她聪明,却不是老于世故的精明,而是洞察人事依然能够温柔宽厚的清明。

我隐瞒了自己的职业,告诉她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收入微薄。我们出来吃饭,她坚持AA,收到礼物,也会找机会回赠。

我的工作大都安排在周末和晚上进行,同时,作为一个泡学导师,她显然不会是我唯一的女伴。

这导致我很少有时间陪伴她,可是她从不像别的女人那样抱怨连天,或者怀疑我。她只是在我不忙的时候陪伴在我身边,安安静静,让我的心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与安详。

她的生日,别的女人都会要求浪漫和惊喜,她却带我去献血。

献血车是她们医院的,她亲自为我抽出200毫升的血液,看着血液缓缓流入血袋,她害羞地轻啄了我的脸一下,说爱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就是给她最好的爱。

如果一开始只是出于对初恋的念旧,那么她的善良、美好、豁达的性格就是我心动的根本原因。哪怕是一个人渣,也不愿意跟另一个人渣在一起吧?我想。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也许我的心还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春节刚过,我的同学们借着大学百年校庆组织了一个大型同学会。虽然之前也组织过这样、那样的同学聚会,为了避免初恋伤心的回忆,我很少参与。

也许是几年来丰富的恋爱经历,已经让我不再怀有自卑感,我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捯饬一番,带着一个刚泡到的、很拿得出手的长腿大胸妹子欣然赴约,准备借机好好羞辱一下萧寒。

可是我的计划落了空,因为萧寒根本没参加同学会。

上铺的死党看出了我眼中的找寻与落寞,同学会过后,他拉我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对我说:“别找了,萧寒走了,早就走了……”

“你啥意思,她来不来走不走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你是不是个傻缺?!我是说萧寒死了!死了!她当年根本没勾搭上什么上司,她得了胃癌,又不想拖累你,就扯了这么个谎。让我们几个同学、死党的都瞒着你,为了这个,她都给我们跪下了,她不想你伤心,连葬礼都不让通知你……”

我已经听不清他又说了什么,身体完全麻木,脑袋里波涛汹涌。那一天,我打发走长腿妹子,喝得胆囊都快吐出来了……

那天以后,我在家闭门不出一个星期,关机、冥想、吃斋。

一个星期以后,我给当时同时交往的除唐糖以外的六个女孩建了一个微信群,把我和她们每一个人的合影还有聊天记录发在群共享里,证明自己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然后给每人转账一万块作为青春损失费,误工费,失恋创伤修复心理咨询费……然后一一拉黑了她们。

我解散了泡学群,删除了电脑里所有关于泡学的课件和资料,给没上完课的每一个学员退费,告诉他们,泡学是垃圾,只有下半身思考的杂碎才把自己伪装成别人敲诈真爱。迷信这种下三滥的东西,活该一辈子做屌丝。

当我再次站在唐糖面前的时候,我确信自己已经是个全新的人了。

而和我失联一周的唐糖抱着手机里的一千多个无人接听喜极而泣,她一拳砸在我的胸口上,却没舍得用力。

我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这辈子,我再也不能失去这个女人。她是我的,唯一的女人。

我第一次和一个女人真正的,彼此拥有。

5

我重操旧业,找了一份程序员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地写代码。在唐糖眼里,我只是换了一家作息正常的公司,可是她却不知道,我已经彻底地脱胎换骨。

唐糖是个处女,所以即便我是那么那么爱她,那么那么想要拥有她,却依然要尊重她的意愿,到结婚那天才能跨过那条底线。对于几年来浪荡成性的我来说,禁欲是一件很清苦的事情,可是这让我更加珍惜这个女孩。

我不再把女人当做泄欲的工具,她们每一个人都鲜活而美好。

生气的时候犟起鼻子,撒娇的时候撅起嘴巴,脸上带着小雀斑,眉眼里都是渴望被宠爱的小心机。她们的心底都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小少女,就像男人的心底也藏着一个渴望征服全世界的小少年一样。

爱一个人,就是为你守住心底的那些幼稚童真,呵护你梦境里的那些虚无缥缈,而这些,都是唐糖教给我的。

我拥抱唐糖,就像拥抱整个世界。我透过唐糖明媚的双眸凝望这个世界,把每一处角落里遗失的美好尽收眼底,悉心珍藏,淬炼,然后拼凑成更好的自己,好的爱情,就像信仰。

直到那一天,我从梦里醒来,被现实、被摔得粉身碎骨。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原来,那些做过的错事、应得的报应,从来没有一笔勾销。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觉得浑身乏力,盗汗,还隔三岔五发烧。工作忙碌,本想熬一熬挺过去,架不住唐糖每天耳提面命地提醒,去医院做了检查。

“HIV。”

尽管青天白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是瞬间坠入了无底深渊。

报应,终归还是来了。

认识唐糖之前,我的生活真的混乱不堪,圈子里众所周知的“百人斩”,就是在那时侯拿下的。最夸张的时候,我能在早中晚约会三个不同的女人,只求数量,不求质量,已经没有什么快感可言,却几乎精尽人亡。

可是能如此随便就和别人上床的,通常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很多女人为了追求快感,甚至主动提出不使用安全套。我确信无疑,自己的艾滋病,就是那时候感染上的。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不能害了唐糖。

我把自己的病情和所有的事情如竹筒倒豆子般,一五一十地告诉唐糖,包括之前那段泡学达人混乱不堪的生活状态。

她瞪大双眼,好像听到了闻所未闻的天方夜谭。

末了,我对她说:“我已经对你毫无保留了,我想,知道了我的为人,你也不可能再爱我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对于浪费了你的时间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但是可以补偿一些钱给你,你开个价儿。”

“收回你的话!”唐糖一个耳光扇了过来,她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她拼命忍着不让眼泪下来,却还是不争气地哭到浑身颤抖。

我多想紧紧拥抱她,吻她,安慰她,可是想到自己的病,我只能坐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无奈地望向窗外,任她的哭声像一把剃刀划过我的心,把它分割成一薄片一薄片,一小块一小块……

忽然,唐糖冲上来,抱住我的脸拼命地亲吻着我的嘴,是那样深情,那样决绝,好像要把灵魂都随着亲吻吐纳入我的身体。

她拼命地解开自己的衣扣,把她白璧无瑕的身体呈现在我的面前,“陆川,我不嫌弃你,也绝不离开你。你可以把我也变成HIV携带者,这样你就不会赶我走了……”

她哭喊着,像中世纪虔诚的殉道者。她一丝不挂,却没有半点放荡不羁,反而纯洁得像怀抱耶稣的圣母。

此刻,我的内心没有半点欲望,只有悲壮的绝望和焦灼的爱在熊熊燃烧。我胡乱地为她穿上衣服,拿出最厚最厚的棉被一层一层裹在她身上,然后狠狠拥抱着她,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灵魂里。

“不要赶我走,不要赶我走……”她倔强地呢喃着,可是那娇小的身体又怎能挣脱我固执地坚持,她终于累了,在我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那一夜,我想了很久,我并不怨恨命运,这样的下场是我应得的报应。可是,我不能拖累这个无辜、无畏地爱着我的女孩,我决意离开她。

我写了一封长长的诀别信,然后悄悄地离开,去另外一个城市工作、生活。

6

当唐糖第三次找到我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割舍不掉她了。

她就像一味药,刚开始尝上去味道甜甜的,可是一旦停止服用,思念地痛楚简直深入骨髓,简直比待在地狱里还要万劫不复。哪怕她不能治好我的病,却是我心灵里最深最深的慰藉。

为了避免传染给唐糖,我成了一个坚定的柏拉图爱情的拥护者,我们是一对亲密有间的无性情侣。

她很多次向我求婚,都被我坚定地拒绝。她已经为我牺牲太多,我能做的,只有拼命工作,努力赚钱,为她将来的生活提供一些尽可能充裕的物质基础。

两年以后,由于没日没夜地拼命工作,我已经有了一笔非常可观的积蓄。而我的身体,也由于病毒的侵蚀和巨大的工作量而严重透支,变得不堪一击。

最近几个月,我的体能已经无法胜任,哪怕最基础的工作。于是,我在家养病。几个月前,我已经悄悄立好了遗嘱,把我的车、积蓄以及父母给我的房产的一半,通通留给了唐糖。

她是我一生所求。

走的那天,我的力量已经枯竭,浑身毫无力气,就像一块耗尽的电池。意识还有一息尚存,也许很快就会陷入模糊,被时间的浩渺烟波所淹没,归于那永恒的安息,但是心里很平静,唐糖就握着我的手坐在我的身边,她也很平静。

这些年,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忽然,就在我的意识即将陷入永久的沉默的时候,唐糖悠悠地开口了,“陆川,你还记得一个名叫唐澜的女孩吗?”

我吃力得摇摇头,茫然地看向她。

“她是我姐姐,她为你自杀了。”唐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这就是我为什么来到你的世界。”

“我的姐姐很单纯,也很善良,你是她的初恋。她把整个心、身体和多年的积蓄一并给了你,而你,只留给她欺骗和背叛。可是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法律不能把你怎么样。

“因为你,她得了重度抑郁。当她从三十层楼上跳下来的时候,你能想象吗?血肉模糊得就像一个碎掉的西瓜,从那以后,我一看到西瓜就会浑身颤抖。

“我和我的姐姐不一样,我很漂亮,又聪明,十一二岁就有男孩子为我争风吃醋打得头破血流。上高中的时候,班主任为了得到我,去跟他的结发妻子闹离婚,男人是什么样的东西,呵呵,我简直太了解了。

“如果说你是男人中的泡学导师,那么我撩汉的技能简直就是骨子里带来的,愿意为我倾家荡产的男人多到离谱。

“你的课程我全都研究过,我还混进你们的微信群里,看你们祸害了多少好姑娘,什么高富帅,什么真爱,都是套路。什么懂事,乖巧,不无理取闹,不过是因为不够爱你所以不在乎你。我坚信,只有渣女才收拾得了渣男。

“可是你福大命大,祸害了这么多姑娘也没染上什么病,老天不惩罚你,只能我来亲自动手了。献血的那天,我给你用了艾滋病人用过的针管,万无一失,你不得病那才奇怪。

“这些年,我害怕你去祸害其他姑娘,只能守在你的身边。为了你,我的青春也算是搭上了。做戏就要做全套,我让你得病,也陪你走到生命的尽头。咱们扯平了,我不欠你。

“有很多次,我看你那么辛苦为我改变,那么用心保护我,我几乎都要真的爱上你了……可是,我拼命告诫自己,绝不能假戏真做。你是我的仇人,我怎么可以爱上你呢……

“现在,你可以走了,这辈子的债也算还清了……我怎么还有点儿舍不得你呢……来生,如果有来生……做个好人吧。到时候,真希望咱们能坦坦荡荡地……爱一场……”

唐糖说着,伏在我的身上,早已泣不成声。

“我……爱……”我挣扎着,终是没把“你”这个字完整地说出来。

这真他妈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后记

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秒钟,我的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这一次,还是我赢了。

万无一失的唐糖也许忘了,她有写日记的习惯,早在半年前,我就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只是她的报复。

可是,我并不恨她,这甚至丝毫不影响我爱她。

如果她只把这当成一场游戏,我愿意演到咽气,用生命里最后的时间,奉陪到底。

她不知道,这些全都是我的套路。

最好的套路,就是真心。

快别跟一个死人计较了,请听我说——

唐糖,我爱你,无欲无求,全心全意。

本文来源:http://www.d3skg.com/guonei/2019/0203/14326.html

推荐访问:达人 泡学达人 泡学网经典聊天记录 泡学网官网
相关推荐